2年前 (2019-09-27)  塔罗随笔 评论关闭  5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塔罗游记: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

老家对面有一座崖壁,不高,却光滑如削,人不能攀援,古人能耐大,全凭手工操作,不知下了多大功夫,才在上面凿出两个洞来。我每次出门,只要抬头,再游移的眼神都躲不过去,很像猫科动物的眼睛,每时每刻都在虎视眈眈。仔细看,一只四方形,一只五方形,反正不是圆形,四五合而为九,是不是取九九归一或者久久长寿之意?后来发现,下方灌木丛中错落着还有两个洞,很浅,站到堰坎上都能一眼观尽,可能是有事耽搁,不得已而停工,成了半成品。儿时的伙伴在洞下的深潭里学习游泳,抬头看得很清,一点都不害怕。天长日久,看得多了,就觉得那目光是有温度的,似乎带有几分善意,几分慈祥,越看还越亲切,越看越觉得是老家一景,是蔺河的古文化瑰宝。

原先没有桥,只能隔河相望。河的上方有一条通往中坝的长堰,是灌溉几百亩水田的黄金水道,绕过河就可以在堰沿上垫起脚尖仰视,下方的半成品近在咫尺 ,触手可及。因为背阴,河边上的几块田没有种稻,年年种着能编草席的蔺草。再后来被公路一占,田就打了旱,旁边的地块修了草垭小学,学校撤并,改修了漂亮的移民搬迁安置楼。别的乡村日渐消瘦,我的老家越来越富态,加上路灯、小广场、健身器材,有了小城镇的样范儿。

塔罗游记: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

我一直未想通,老辈子在选择修房时,为啥要面对老人洞,虽然不是正面相对,却得天天照面,躲都躲不过。也不修个围墙或门楼,藏宝,藏拙,稍一掩饰也好。也许是老先人留下来的东西,是古董,是文物,没啥忌讳,无须避让。无论从本土文献记载或是老百姓的口碑,都对其一无所知,只听我婆说过:那是安葬老人的地方,因而就叫老人洞。

打我记事起,就未听说有人进去过,连“破四旧”时都没人下得了手,这是对自然的敬畏,也是出于对古老葬俗的尊崇。我写东西有个坏习惯,不爱查资料,对老人洞却破一回例,网上搜了几段文字,方知崖葬习俗早在中国古代濮、越、巴、僚、汉等民族部分人中即已盛行。蜀地人以为死人的灵魂升天可为仙,入地则成鬼,故以崖葬为高尚。生不落地,死不落土,生时既然住在岩洞里,死后当葬回原处,这也是石崇拜的一种表现。祖先故去,鬼魂虽然到了阴阳相隔的另一个世界,但并未离开生前所依山傍水的地理环境,仍将与自己家人和后代长相厮守,并保佑他们繁荣兴旺。崖葬是一种奇异的丧葬习俗,作为一种古文化遗存,有着特有的神秘色彩以及人文、历史、考古学等方面的重大研究价值。

塔罗游记: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

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老同学胡发贵,一贯爱弄些玄乎事,他竟敢做了木梯,在洞口放置两个蜂桶,堂而皇之地搞起甜蜜的事业来。有人拍了照片,说那梯子像两行泪水,也许老同学会想,要说泪,那也是甜的。老人洞的蜜,自带古意,沾着仙气,吃了能治病,会长寿。洞不仅仅是用来看看而已,得实用呀!既然不葬人了,养两桶蜂有何不可。这便有了弦外之音,洞外之意,当然还有别有洞天。想到这个词,我就有了些许得意,“别有”二字尤其叫人爽然,我歪解其意是别处没有,独此一家。洞好哇!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,陶渊明的那个桃花源,亦是在洞里的。南宫山的宣传语叫“云中净土,世间桃源”,笔架山(就是现在的南宫山)佛掌印旁也有一洞,名曰“宝莲”,过去有一藏头联,很有韵味:宝座无尘垢,莲台有清香。横额:洞鉴凡情。洞天福地也好,洞彻事理也好,我们看洞只有几十年,洞看我们千秋万代,看洞最终看的是自己。借用老舍先生一句话:人若是看透了自己,便不会小看别人。

塔罗游记: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

洞,并且是老人洞,自然就不同凡响了。老人洞虽小,就像古猿人化石,从一个侧面证明我们伟大祖国是文明古国,我们把它当成历史老人来守候,它把我们当成晚辈子嗣来寄望,护佑。洞鉴凡情,洞见世事,看透看穿人间的一切。我真要庆幸草鞋垭这儿有洞的,可以自省,慎独,检点,敬而并不远之。洞是神秘的,是深藏不露的,如同远古经典,虽然读不懂可以心向往之,梦绕萦之,人生就得了多少的安慰,一辈子没有白活而且活动厚实。人人都该有自己的洞,安顿身心,寄托家学,慰藉灵魂。于我辈,见见大世面亦是洞,听君一席话亦是洞,读读古人书亦是洞,写写小文章亦是洞。“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”,这个洞,比天仙神灵亦做得久远,何不自而在之,逍而遥之,幸哉,乐哉,死而无憾也!

塔罗游记:洞中方一日,世上已千年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塔罗占卜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taluozb.com/177.html

关于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