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年前 (2020-01-08)  塔罗随笔 评论关闭  6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一顿饭与一次雅集原本没有关联,但每次雅集之后肯定有一顿美餐,南社如此,我们也不例外。

吃,永远是人生第一需求。往大的方面说,是一种文化;往小的方面讲,是生存需要。走到一个地方,如果能吃上一顿好饭,品尝到当地拿手菜肴,口舌滋润,满腹欣喜,就会记忆犹新,经久不忘。在金山几天,就像京剧《沙家浜》中唱的那样,“一日三餐有鱼虾”,当然还有姿色诱人的红烧肉,有肥有瘦,有皮有瓤,甜津津、糯坨坨、滑溜溜、香喷喷,乍进唇舌,已抵喉根,无愧膏腴沃土的馈赠,鱼米之乡的极品。还有盐水虾,个头不大,因是鲜活的、有肉的,吃到嘴里是弹弹的,嫩嫩的,鲜鲜的。

塔罗游记: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明白了“鲜”字的真正意趣

枫泾的墙壁上专门嵌有一块特殊的匾牌,上写“正月螺蛳二月蚬,桃花三月甲鱼肥,出洞黄鳝四月底,五月拉司吃不厌,暴子弯转六月红,七夕要吃四腮鲈,八鳗九蟹十鰟鮍,十一十二吃鲫鱼”。一年十二个月,月月都有新鲜美味,看得人眼馋。镇政府的那顿午饭,一人一份,外加几个特色小菜。主人好客,也很大方,除了丰盛的美味,特意上了枫泾三宝之一的丁蹄和天香豆腐干。

一路走,一路吃,体重明显增加,精神越来越好,劲头越来越足。记忆最深的是在亭林镇的那顿午餐,不大的一个村落,也许不是周末假日,人不多,偶见一水产店面,老板把脚架在剁鱼的案子上,露着肚皮,睡得悠闲自得。镇上领导和志明先生把我们让进屋,饭店很小,名字也极普通,叫“新后岗酒店”。陪同的周局说,别看这地儿不起眼,经常有人开个把小时车,专程来喝一碗羊杂汤。

一盘菜花螺丝,花是韭菜,在水灵灵油汪汪底衬下,那一抹厚重之绿格外醒目,再撒几枚红辣椒粒儿,就像水乡泽国出了太阳。挟起一枚入口,嗑瓜籽一样,嘴唇和舌头一磨合就解决问题,油而不腻,鲜香无比。切成条块状的酱鸭,有皮无脂,甜咸适中,很有嚼头,余味经久不散。带皮连骨松隐羊肉,放几枚大枣去掉异味,不带一点色素,现吃现切,看到就清爽。尤其那皮,原汁原味,糯软滑溜,入口即化。还有枸杞尖配笋丝,叶嫩茎柔,一青二白,木香夹着草香,清淡而不失鲜美,先是有点微苦,慢慢就回过甘来。我就想到老家用花椒嫩尖烹菜,那种人间至味,不是每顿就有、哪个季节都能吃上的。最绝的是响油鳝丝,鳝鱼切丝,拌上佐料,端上桌似乎还有动感,师傅出来,一瓢滚烫的热油泼将下来,只听“呲喇”一声脆响,四座皆惊,香气瞬间四溢,主人喜形于色,我们举筷而动。末了,厨师呈上一钵热腾腾的手工面条,倒上去几经搅动,又成了鳝丝拌面,味道另有一番美妙。

羊杂汤上来了,汤汁乳白,热气直冒,一口入喉,黏稠鲜香,其味直入心脾,再嚼几根颇具筋道的杂碎,突然想说“人间至味是清欢”,怕别人觉得怪异,最终没有发出声来。明明是臭豆腐蒸蛋,却叫“千里飘香”,在西安的街市,经常有油炸臭豆腐,多是掩鼻而过,大步逃离。五块臭豆腐,四枚荷包蛋,上面丢一撮红椒末,怎么看也是一朵花。色形都有,就差尝了,忍不住夹了一小坨,味道怪怪的,一股臭味过后便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异香。下午在金山嘴老街门店见一幅对联“臭臭臭臭香无比,香香香香臭独奇”,简直把臭豆腐夸到了天上,可见,在当地这可是有感情的食物。我虽然只尝了一口,勉强能接受,再吃几回,有可能会真的能喜欢上。

这一顿看起来普通、却回味无穷的午饭,制作并不繁复,器皿也不精致,铺排更不豪华,却让我们尝到了本真和纯正。有鱼有羊,不鲜也鲜,最大的收获是让我明白了“鲜”字的真正意趣。

来的头一天下午,在博物馆宽敞的大厅里,见到“名人咏风华,金山采风.雅集”滚动标语。秦骞局长介绍说:金山历来就有文人雅集的传统,最早可追溯到元代的“应奎文会”,最有名且大家熟知的应是南社雅集。把外地作家请到金山,集中采风,算是聚会,也可当作一次雅集。当然,说别人可以,念起来是尊崇,听起来很舒服。我就不同了,来自陕南,算不得名人,称不上雅士,充其量是在附庸风雅的同时,想与文友交往中获得一些雅趣而已。

参观了南社纪念馆后,我对百年南社与金山的特殊情缘,有了粗浅的认知,正如有人说的那样:想不到金山有这么光荣的革命史,想不到金山有这么灿烂的文化,想不到金山有这么深邃的思想。特别南社每年春秋两季雅集,讨论文学,砥砺气节,畅言革命,那才叫青史垂功、时代先觉呢!

清淡生隽永,雅量可高致。雅是一个美好的字眼,古人把美好的愿望称为雅望,把优美的文章称为雅篇,把气度不凡称为雅量。雅是修养,是慧中,是内涵,是文品人品的和谐统一。这次活动的倡导者和组织者秦骞,身上集中诸多文雅元素,他的睿智、谈吐、胸襟、作派无不显露文人雅士的气韵。他说“金山采风”是创举,要打造成一年一度的品牌。谈到这次活动的起因,有幸率先点了我的名字,他说:一直以来,我们都在策划并寻找全国文化大家雅集金山,希望通过文化凝结文人为金山赋值。在推送莫氏庄园时,我们组建了平湖地区500人推送群,黄开林老师在群里发了一篇写莫氏庄园的散文,一看就知是高手,于是就私下对接,邀请他看金山、写金山。

一人可以雅,却不能集。有了来自上海的浦祖康、潘真,牡丹江的高艳,河北的刘亚荣,嘉善的张敏华,无锡的麦阁,还有金山区档案局的秦骞、周仁辉、蔡国欢、宋春雷、沈伟、张境、李惠和刘晔,当然还有枫泾的胡吉根,亭林的蒋志明,廊下、张堰、山阳镇叫不上名字的领导,才称得真正意义上的文化聚会,一次主客之间的亲密对话,一次写作者企盼的小小雅集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塔罗占卜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://www.taluozb.com/289.html

关于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